全部

微小说:雾隐城堞

来源:新闻人柳荷风清

作者:柳荷风清

2013-05-28 09:54:05

                                                                 →欢迎评论

 雾隐城堞

                       柳荷风清

       紫凤冷眼看着从窗前走过的魏红,一丝狞笑略过嘴角,随即推开窗,瞬间在脸上挂满笑容,看着魏红问到:’准备的怎么样了.”魏红听问轻轻一笑说:’到时看大家的意思吧”.头也未回,径直往前走.望着魏红的背影,紫凤双臂抱在胸前,斜身往窗边一靠,轻言飞语的说:你,还能有问题...”

    魏红再未接话,走向自己的办公室.用钥匙打开门,发现地上有一张不大的纸条.捡起来一看,只见上面写到:如今评职称也采取了超级女生的选秀方法.拉票,粉丝张扬,利益广告.唯一不同的是,赤裸裸的不用一点包装.无记名投票,谁给的利益多投谁,这就是标准.被选人能力如何,工作好坏,统统与投票人无干.真是群众挤身打闹舞台,领导编剧看戏,开心.”魏红看完,将小纸片一条条撕下,仍进字纸篓.自言自语的说:想这种群众斗群众的方式,也不新鲜,恐怕是文革玩旧的.只是如何能拉到票呢?”茫然发呆之际,忽见一个身影从门前走过,带着高档香水的气味,好象是肖兰.这位平时在单位难得一见的忙人,这次行动好快.与她争票,会有什么结果.与她相比,拉不拉票都是很幽怨的一步.

  因为,整个单位如此之大,自己的岗位与其都不牵连,有些科室的人员一年都不会见一次面,全部认识都有疑问,如何去拉票。他们又有什么理由或依据选择投或不投我?关键是,我这整天靠在单位工作的,却要和三天打鱼连天晒网的人争票,憋屈.最至命的弱点是自己的工作岗位,没有能给予别人任何便利的权利,又怎能获取粉丝呢.

与此同时紫凤正满面春风的接听电话.”你就是不打招呼,我也会投你一票,决不会投给别人.”电话刚放下,肖兰推门进来.见办公室没有别人,大大咧咧的说”我今晚请客,商量商量…”“还用商量吗,依我的办法去做,稳拿.”肖兰点头表示赞同,说起别的事:“前两天家里来了个亲戚,在你这吃的饭,找不到你先交钱了,怎么办。”“哪一天?”“2号中午”紫凤翻出吧台交来的单子,看看钱数说:“等有机会冲出来,我再给你打电话.”肖兰会心的笑笑,沉默一会说你们这的那位,这次能有几分戏.”;紫凤反问到“你看她有吗?只要在这呆着,就别想了.”我看,这样挂着最好,否则,还不是侵占你的地盘.”两人会心一笑……

  肖兰可是能人,悄悄外面开着两家美容店.单位很少看到她的影子,基本是点到走人.其他的都放弃了.但职称的事可不想丢.因为,这牵扯到以后的退休.特别是听到今年的评选方法是全体投票.便想蠢蠢欲动.于是,找到紫凤,说明心思.紫凤拍大腿说:这个机会太好了,你准能成功.”为什么?”肖兰不解的问”.有三个理由1,有钱能使鬼推磨.2,靠投票能理直气壮的把硬件好的推出圈外.3,有助于领导推卸责任.多么完美的设计.”是完美,好象是专为我设计的.”肖兰略有所思笑着.

  这样不设条条框框的选举方法,实在是不适合自己的胃口.魏红一手拿着铅笔轻点着桌面,一手托着腮发呆.原本就内向的性格,加上压抑的工作环境.已使自己变的孤僻,离群.若是行政职务的竞选,自然,决不会参加.而职称评比应该注重的是工作能力.凡要求个人需要达到的标准,自己都努力作到了,工作兢兢业业,上下班守时准点.总觉找不出时间和理由,同别的科室的人谈心,勾通,交朋友.现在,为此事强要去做,岂不成了赶鸭子上架让人笑话.要不然随便吧,相信领导总有个公道.

  魏红不知,领导的公道也是相对的.比如,乾隆这样的明君,更多的时候看到的只是和珅的才能.那些,游离于他视野之外的,多的不计其数的能人,只能默默无闻的终其一生.怎奈,得势如捧日之人,往往张狂及顶,不给自食其力的人留条生路,自然极大的机会也是给自己掘墓.

  聚会的场面是热火朝天的.所有来的人都心照不宣,为了一个共同的话题.肖兰举杯到李丽面前说:拜托统计一下,全单位能来投票的人有多少,每个人的电话号码,给我打印张表.”旁边的紫凤听后说还有一个保险的做法.”什么做法,快说”.是这样,全单位共有九个科室,而李丽所在的科室又是人数最多的,几乎占到1/3的票.如果,再和其他两个较大的科室搞一联盟,可以稳拿2/3.这些票要讲好只投你一个人.反正,投票的规则是只准少选,多选作废,这是一个很有利用价值的条件.”这样行吗?”有何不行,别的科室的人也希望自己的人被选上,下一次他们的人参选,也这样做准行.”这样做,小科室的人可惨大了.一,两选票的力量连交换都没有价值.”这样做下去,小科室的人别想入选了.紫凤这一招可够埙的,这不是断他科室人的路吗.”有人私下小声议论.可不是吗,她就是这种人,容不的身边的人比她强,打压魏红已成了她的嗜好,幸亏咱们不是和她一起工作.

  此时的紫凤也正踌躇满志,迷起眼睛欣赏杯中红酒的色彩,仿佛沉入往事.单位筹建初期,大家都在一个大房间办公,粗心的出纳又出事了,不知怎么丢了个员工的工资.大家满屋子角角落落全找过了,没找到.这位员工根本没来过,更不可能签字领走了。出纳想老这样赔钱自己可受不了,提出不干了.紫风一听赶紧说“别急,别急,回去好好想想,明天再说,”谁知,第二天,那位员工听到消息早早来找时,却见紫凤一个人在办公室里,正要向前问时,出纳进来了。紫凤赶紧说:小张,他的工资找到了,夹在桌子缝里了.”当这位员工高高兴兴领着工资出门时,正好碰见魏红,魏红见他手里拿着钱便问领到工资了.”领到了,紫凤在桌子缝里找到的。”桌子缝里怎么可能?昨天我们都看了,没有啊!”魏红脱口而出,跟在后面的刘燕使劲拧了她一把,示意不要再说了.只见紫凤一脸铅色看着窗外.全屋的人立时鸦雀无声,大家心照不宣的沉默着……

  魏红调来快两个月了,岗位安排一直没有明确.于是去找处领导寻问,得到的答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