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日寇统治下的悲惨童年

来源:省广电局老新闻人王友枚

作者:王友枚

2015-07-30 10:47:07

日寇统治下的悲惨童年

王友枚

    作为85岁的老人,一生经历了风风雨雨,最为刻骨铭心难以忘记的是在日寇统治下的悲惨童年。

    我家是在山东省的安丘县城里,日寇在1938年几次进驻,那年我8岁。
    1938年旧历腊月十二,日寇从潍县长驱直入,国民党的军队早已跑光,几发炮弹,把我家炸为平地。父亲气绝身亡,大哥腿部受伤。日寇造成我家破人亡,家产荡然无存,一贫如洗,我们只好去农村亲友家暂住。
    在乡下没有土地,无法生存。母亲领我兄弟三人,只好再回城里。在舅父的帮助下,租到东场街大槐树下破落小院的两间平房安身。两位哥哥在南关大街摆摊做小生意,我则提竹篮卖纸烟糖果,走街串巷当流动摊贩,大槐树下是我的驻点和安身之处。
    从乡下进到城里,已经9岁的我,感到奇怪。小小县城出现三大怪——三家日本商行,三家鸦片馆,三家妓院。令我最气恨的是:进出城门,要给日本兵鞠躬,喊太岁,他们则抢我的香烟,还骂我“八格牙路”。
    哥哥的摊点在一家大门口,能躲风避雨,常有人来这里闲聊天,其中谈锋最健的是小学教员叶之枞。他是大哥中学同窗,俩人常在一起谈论国家大事,我爱听他对安丘情况的分析。他说占领这里的日本队长高岛义雄,带来两名日本人当助手,武的是杀人恶魔宪兵队队长麻田,文的是宣抚班长朱股。他们开设的洋行,除了搜刮财物,还是宪兵队的情报网,他们发现哪里有抗日言论,宪兵队就立即出动进行镇压。宣抚班则用各种手段宣传中日亲善、大东亚共荣圈。妓院和鸦片馆是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令同胞倾家荡产,换来醉生梦死甘心当亡国奴的生活。这文武两手,通过汉奸政府实行保甲制度,发良民证,把全县控制起来。他们在县城西北域修建坚固城堡,任何中国人不得入内,这是其大本营。北面保障胶济路重镇潍县城,向南直指南部山区的抗日游击队,为大部队进剿当作桥头堡。这番见解,我当时似懂不懂,随着年龄增长,感到十分正确。这位老师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战火频发,时局动荡。日本兵和汉奸敲诈勒索,小货摊再也维持不下去,只好破产。二哥王佐英拉车,从城里带点杂货去乡下换粮食,大哥王佐天几番周折,总算到南关头小学当了教员,幸运的是也把我带去读书。那是我一生中第一次跨进学校大门。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也为小县城带来空前灾难。首先是抓壮丁去前线当劳工。我的姨夫、表哥等悉数被抓走。家家户户那生离死别的场景,令人惨不忍睹。由于物资缺乏,日寇本来实行的配给制(日用生活品限制供应的办法)已无法保证,干脆开始疯狂地掠夺。除了粮油棉花布匹之外,连每家的铁锅、铜盆、门锁之类也要抢走,运往日本去锻造武器。市面上不见粮食,出售的是外地运来的橡实粉、苞米皮,最可怕的是一种类似面粉的观音土,咬在嘴里不硌牙,吃下去却不能消化,导致许多人患病死亡。离县城十几里有座牟山,是安丘著名的八大风景区之一,相传山上有仙人铁拐李修行的遗迹,留下一根铁拐杖,插在山石之中,常有人去焚香朝拜。日本兵居然把铁拐杖挖出运走。老百姓说,日本鬼子连神仙也不放过,必遭报应。

t0165615657b93582b9

    兵连祸结,又加连年大旱,生活日益困难。我们这群孩子,因为没有火柴,漫山遍野去找火石,用镰刀来打火烧柴煮水,四处挖野菜、摘树叶、剥树皮充饥。门口大槐树帮了大忙,别人爬不上去,我能踩房顶上去采槐花,采树叶。没有油点灯,我则在树上借夕阳余辉读书。那几年艰难生活是怎样度过而大难不死的,想起来都十分后怕。

    灾荒当头,我家又遭大难。二哥因拉货去乡下换粮,日本人怀疑他给抗日游击队送货,二哥因此被逮捕,关进监狱。听人介绍,日本商行能帮忙,我和母亲去求情。这家是日商大久保洋行,代办是中国人姓高。进门后送上一条烟,母亲领我下跪叩头求情。高见这么点儿礼物,不屑一顾,知道没什么油水,便说:这案件是我们商行报的,正在审查,回家听信吧。二哥没有什么文化,只是个小贩,查来查去查不出事由,几十天后被放回家。他恐怕被抓当劳工,立能动身去了临淄,来封信说在保安团当兵。从那以后,二哥便和家中失去联系。直到安丘解放后,才知道他去了解放区,一直在党的培养下,从战士、宣传干事,直到政委。建国后,他任野战医院政委,太湖屯垦工程总指挥,吴江市卫生局局长等职,八十年代因病去世。

    度过大灾荒,我已是第一小学六年级的学生。那年月县城有三所小学,一所培训师资的师范讲班,我在的小学师资最雄厚。由于我当班长,常被老师叫去布置任务,隐约感到教师中分为两派。一派是汉奸县政府教育科长的侄子杨执礼,是我们的班主任。同伙有日语课的日语翻译官于风鸣,还有讲四书五经的老师张静轩。他们大谈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日本人最精明,可以领导我们建设大东亚共荣圈。另一派以叶之枞为首,包括我大哥王佐天、语文教师于维新、音乐老师李波等。他们上课就讲中国人最聪明,火药、指南针、印刷术三大发明是我们祖先创造的。早在几千年前,秦始皇就派金童玉女下东洋建立扶桑国,是我们大国领导这个小国。他们用这些故事启发我们去思考。可惜叶老师在校不久就去了乡下,直到我们听说他被捕的消息,才知道他是地下共产党员。
    我们家庭也发生了变化。我家是独立小院,每逢三、八赶大集,门口都是摆摊小贩,非常热闹。我家客人也最多,最常来的是李效曾。他有部织袜机,就放在我家。每到赶集,他就摆摊做生意,顾客上门总是先去我家喝水,等着取织好的袜子。记忆中就有马振、王纪龙、马春、于乐新、赵钦等等。令我纳闷的是,他们有的无袜可织,只是赶大集来凑热闹。有天半夜里,马春来了,说是爬城墙过来的,游过护城河涉水丢了鞋子,要双鞋穿好连夜赶路。他走后,我问大哥是怎么回事,回答是:小孩子别问,对外人也不准说出去。
    随着太平洋战争吃紧,1943年冬天,日寇在全县进行大搜捕,举刀首先砍向知识分子成堆的学校。我老师于维新和大哥王佐天被捉进宪兵队。紧接着,宪兵队队长麻田带人来我家进行搜查。我家家徒四壁,破破烂烂。他们捂着鼻子翻了个底朝天,被褥拆烂,水缸打翻,连墙皮也拆掉一片,什么也没找到,最后拿走一本小说,我凑前说这是我的,竟被麻田抽了一记耳光。他们走后,母亲抚摸我的脸,母子俩抱头大哭一场。
    大哥被捉到哪里去了?四处打听,毫无音讯,情急之下,找到了我的同班同学吴继三。安丘人都知道,宪兵队长麻田能说中国话,娶了个中国老婆,其妻弟就是吴继三,是六年级插班到我班的同学。他告知,这是潍县宪兵大队直接抓走了一大批人,正在逐个审查,如果查不出佐天老师与八路军有啥关系,就会退回安丘,他会很快通知我们,现在只有耐心等待。
    等待,等待。日本人把二哥抓走,二哥被迫逃亡。现在大哥又被捕,真是大祸临头。在漫长等待的日子里,还要生存下去。没有其他技能,我只好辍学重操旧业,挎起竹篮沿街叫卖香烟,换几个零钱,养活母亲。我最爱读书,失学的痛苦,使我心肝肠断,永生难忘。幸亏亲友帮助,姨母家送来杂粮,也有人不要香烟却向我竹篮内丢钱,我知道这是对我家遭遇的同情和帮助。
   度过了漫长的75天,被打得遍体鳞伤的大哥终于被人抬回了家养伤,一家人重新团聚,结束了我最痛苦的生活。
    有天早晨,伪保长通知我家派人去西门外看表演。到了西门外,我们十几个人被列为一排,站在土岗上彼此看看。大家都心里明白,来的都是有“八路”嫌疑的家属。
    放眼望去,只见前面树林里,每棵树上都绑着一个赤膊的犯人,共计八人。先是日本兵提桶向每人头上浇汽油,然后点火。头发烧焦,立即传来一阵皮肉灼伤的气味和嚎叫声。接下来,他们牵出洋狗,恶狠狠向前扑去,每个人均被咬得鲜血直流,肚肠遍地。最后,日本兵枪装刺刀,疯狂向前,左一刀,右一刀,直把人刺杀成七零八落才收场。过去只知道日寇杀人如麻,亲眼目睹了这场面之后,才知道鬼子杀人是如此灭绝人性,这样凶残。

 t01548e897235bfc85c

 t01c0115a83b25d8455

    杀人结束,日本军官讲话,翻译大声喊叫:你们都看到了,这就是反对皇军的下场。我们全掌握了抗日游击队、共产党八路军的活动情况。哪些人贴抗日标语,哪些人往外送情报,是谁杀了日本商行的主管,我们统统明白。如果早早站出来向皇军报告,可以从轻处理。如果拒不报告,就像这些人一样,死无葬身之地。你们回家好好想想吧!
    归来后,我介绍了一番。大哥认为,这是个信号,日寇在进行最后的垂死挣扎。现在太平洋战争英美苏联大反攻,日本在中国战场上又吃败仗,日本惨败抗战胜利的日子就要出现。大哥要我快回学校读书,长知识,学本领,好为胜利后的国家效劳。听从安排,我重新进校读书。苦熬了几百个日日夜夜之后,终于在1945年迎来了日本投降抗战胜利的一天。
    与前文介绍我二哥王佐英的情况一样,直到解放以后,我才知道,大哥和他的几个朋友,都是抗战时期的地下党员。

 t01bd41d6c365376e06

                          图片来源:网络

                           编辑:一叶小舟

 

 


[责任编辑:杨凡、老新协]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家乡的小米喷喷香

[详细]
省老新协诗词书画研究会 2018-02-27

缅怀卢保乐同志

[详细]
省老新协泰安联络处 2018-01-15

夕阳之思

[详细]
省老新协诗词书画研究会 2017-11-24

那时他们正年轻

[详细]
省老新协诗词书画研究会 2017-05-02

山东电视台初建时的那些日月

[详细]
省电视台武孟山 2017-04-28

永远难以磨灭的伟人印记

[详细]
柳明瑞新浪博客 2016-12-26

总有一种感动在心底:赛曙光

[详细]
老新闻人赛曙光 2016-09-06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