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故乡的花杠秧歌

来源:省老新协诗词书画研究会

作者:孙春亭

2016-02-19 09:54:02

全新版头37 22 楷体

    花杠秧歌亦可称花杠舞。就如同竹杆舞属于苗族、扁担舞属于壮族、锅庄舞属于藏族一样,花杠舞属于生我养我的故乡,是故乡老辈人传下来足可引以为荣的民间娱乐形式。

三394_副本黑白

    这,已经是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事情了。

    进人九十年代,故乡的花杠秧歌曾亮相泉城大明湖,当这条消息传来的时候,花杠秧歌队早已经撤离省城。我却未能亲临大明湖公园目睹花杠秧歌的今日风采,遗憾了好一阵子。倒是一张现场表演的照片给我了许多欣慰:这久违了的儿时所爱,这边远农乡的“俗玩意儿”竟然也登上了省城的“大雅之堂”,可喜可贺呀!

四393

    我最早是从姨表哥那里得知有关花杠秧歌一些事情的。

    表哥自幼习武,一表人才,因为有着一双浓眉大眼,人们送他个外号:“大眼儿”。花杠秧歌的传人见表哥机灵敏捷,又有一定武功基础,非要收表哥为徒学跳花杠秧歌不可。当时,在青年人群中视能跳花杠秧歌为荣耀和骄傲,表哥自然是欣喜若狂。拜师那天,表哥知道师傅好喝酒,专门从酒厂买了两瓶上等的古贝美酒送给师傅。

    一时间表哥对花杠秧歌几乎到了痴迷的份儿上,走路时常常不自禁地学跳几步;去水井挑水,常常把扁担当作花杠,一头搁在树叉,一头担在自己肩头,练一练身法和步法。师傅看人没走眼,不长时间,表哥便掌握了花杠秧歌的全套技术动作,又兼他不惜力气地反复苦练,动作很快趋于娴熟,成为花杠秧歌队里的后起之秀,颇得人们的赞赏。据说,表哥靠跳花杠秧歌领回家个有当乡“第一美人”之称的表嫂。有姨家门前高大的白杨树和流行当时的顺口溜为证:

          红花袄,绿坎肩儿,

          最俊的闺女爱大眼儿。

          不图大眼儿家的大白杨,

          也不图他家的新北房。

          只图大眼儿跳花杠,

          身强力壮跳得棒。

    传说,故乡的花杠秧歌已有500多年的历史,最初是为颇受当地百姓敬仰的管着风婆婆、雨婆婆保障故乡风调雨顺的女神大姑出嫁而跳的,后来渐渐就成为民间的一种独特的娱乐形式。

二375

    花杠舞的主要器具一是“花杠”,一是“花柜”。“杠”是选用上等杉木,精心打磨;花杠穿抬贴有福禄吉祥字样的1尺多见方的木制花柜上。花柜里则装满扎糊制作得足可以假乱真的花卉和五谷杂粮,五颜六色,绚丽多姿。就如舞龙灯、跑旱船一样,这种娱乐形式还蕴含着许多像征意味,表达着村民对生活的热爱和对丰收年景的祝福和渴望。每年正月农闲时节,花杠秧歌便走上街头,一展风采。

    记得有一年过元宵节,运河两岸离县城较近的乡村秧歌队,应邀纷纷涌进横跨运河的武城县城。县城主要街道两旁都站满了前来观看的城区百姓和临近村民。我家离县城3里路,这天我早早地吃过晚饭便结伴赶到城里,挤在最为热闹的路口。当龙灯、旱船、高跷踏着欢快的锣鼓节拍尽显英姿的一一而过时,于是一次次烟花点燃、鞭炮炸响,整个县城顿然间便沉人到欢乐沸腾之中。

六356

    在花杠秧歌队伍中,我最先看到了表哥。他和他的师傅身着紧身练功衣,一前一后抬的是一根花杠,踏着铿锵有力的鼓点领先扭着跳着而来。表哥和他的师傅步法动作如出一辙,协调一致。随着锣鼓的节奏,只见他时而转身后退,时而转身向前,时而将花杠扛在左肩时而又换到右肩,时而将花杠翻过头顶时而又摇过足下。舞姿潇洒奔放,令人叹为观止。

    此时兴许是对花杠秧歌的有意考验,或者有意给他们一次表现机会,竟有人将两张长条木桌横在了他们面前。观望的人群无不为表哥和他的师傅捏一把汗。

    当又一次烟花升腾、鞭炮爆响,锣鼓的声响也骤然加重加快起来。只见表哥抖抖肩膀,和他的师傅抬着花杠跳上木桌,烟火喷涌中,竟在木桌上做出一整套花杠秧歌的高难动作。这惊心动魄的表演惹出观众的阵阵掌声和呼喊。

七338

    待花杠秧歌走去,我偷偷地看看我那个刚刚过门的漂亮表嫂,见她正笑着擦拭脸上的泪珠。我知道她那是兴奋激动,当然也不无几分担心。

    那年,花杠秧歌在全县秧歌队评比中排在第一名,为故乡争得了很大荣誉。

一378

    九十年代初,那时我举家早已迁至省城。因工作关系,我与曾经担任济南军区歌舞团舞蹈队的队长、后来转业到省文化艺术界的舞蹈专家刘先生闲聊,谈及挖掘民间文化遗产问题,我向他极力推荐了故乡的花杠秧歌。刘先生也颇感兴趣。也许就是因为这次闲聊才有了花杠秧歌来省城表演的机会。只可惜自此之后再没听说过有关花杠秧歌的事儿,更没见到过久违了的花杠秧歌。

    我倒真的愿望花杠秧歌之类的民间娱乐形式有资格有能力涌入当代生活。就如同吃腻了大米和白面常常感到小米面窝窝新鲜一样,这古老朴拙的民风乡情,兴许会给充满迪斯科之类的娱乐氛围带来一股朴素和清新。君不见街上流行的披肩长发中又有久违了的一根粗长发辫?红红绿绿的现代服装中,又有采用古老工艺染印的兰花布衣?《论语》中有句成语叫“温故知新”。在这里,可否改为“引故出新”呢?

    我期盼着。

五356

(本文选自孙春亭散文集《岁月真情》 原载2002年3月《海峡》文学期刊)


图片来源:网络

编辑制作:一叶小舟

    

 

 

[责任编辑:杨凡、老新协]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家乡的小米喷喷香

[详细]
省老新协诗词书画研究会 2018-02-27

缅怀卢保乐同志

[详细]
省老新协泰安联络处 2018-01-15

夕阳之思

[详细]
省老新协诗词书画研究会 2017-11-24

那时他们正年轻

[详细]
省老新协诗词书画研究会 2017-05-02

山东电视台初建时的那些日月

[详细]
省电视台武孟山 2017-04-28

永远难以磨灭的伟人印记

[详细]
柳明瑞新浪博客 2016-12-26

总有一种感动在心底:赛曙光

[详细]
老新闻人赛曙光 2016-09-06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