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赵学法忆文录 《路在脚下》出版发行

来源:省老新协融媒体

作者:田鑫 冯伟

2018-06-15 09:54:06

 

768266347_副本

 
赵学法忆文录
《路在脚下》出版发行

泰安日报社原副总编辑赵学法同志的忆文录《路在脚下》一书,最近由吉林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全书共9章、29万字。

        该书是一部真情实感的个人经历回顾。作者以亲历、亲见、亲闻的现身说法,生动地讲述了农家寒门之子历经磨难、坎坷求学、避短扬长、积极进取的片段往事,从草根阶层的角度,回答了平民子弟怎样改变自身命运、谋求事业发展、实现人生价值等一系列社会关心的问题。作者所处的时代已成过去,所走的路径亦不可复制,但揭示的布衣成长规律,却具有穿越历史的借鉴意义。本书采取时空交叉的结构方式,围绕立意主旨,纵向列题,横向记述,每一个章节都有较为完整的故事、曲折的情节和灵动的细节,且文笔流畅、用语通俗、言辞幽默,具有较强的可读性和存史价值,不失为一部适宜青少年参阅的励志读物。
                               
            最泰安全媒体记者记者 田鑫
            原载2018年6月1日《泰安日报》

2_副本


筚路蓝缕的文化行者
——读赵学法忆文录《路在脚下》
冯  伟
        丁酉岁尾,泰安日报社原副总编辑、高级编辑赵学法先生发来他的回忆录《路在脚下》,让我看看并作个序。我深感惶恐。在我眼里和心里,先生可谓亦师亦友亦兄长,人品与学问都深为我所景仰。自上个世纪90年代得遇先生,至今已25年。其间,我由学校进机关,从农村到城市,走过了与先生大致相似的路子,基本上都是拿笔杆子,无论是工作态度、业余创作、治学精神还是人生追求,都受到先生耳提面命的谆谆教诲和潜移默化的积极影响,并得到先生大力提携帮助。遗憾的是,尽管我不懈努力,但各个方面在先生面前都还只是一个小学生,哪里有作序的资格!可先生言语恳切认真,我只好说试着写篇读后感吧。
        先生布衣起家,黄土起步,立德立功,著作等身,还促成和带动了家乡肥城历史文化研究的新潮,堪称一面文化旗帜,不愧为地方文史研究的集大成者和里程碑。于是,我集中精力捧读这部20多万字的巨著,目光随先生的笔触曲折行走,心潮伴先生的文字激烈起伏,连睡梦中都闪现着先生慈祥仁厚的清晰面容,回响着先生娓娓道来的亲切话语,追赶着先生“千里走读”的不倦脚步(先生撰有散文《千里走读》),思索着先生砥砺前行的昂扬人生。
        先生的经历尽是寒门之子的凡人凡事,没有大起大落,也不惊天动地。但正是因为其平民的视角、凡人的倾向,读来更觉如在身边,亲切自然;又因为先生历经磨难而矢志不移,所以字里行间依稀可见书山之径、铁杵成针。先生的叙述客观冷静、从容不迫,于无声处却又忽闻伏兵四起、战鼓声声,通篇可谓细针密线、润物无声而又摇曳生辉、斑斓多姿。先生咬定青山、不忘初心、不屈不挠、奋力前行的足迹,如同一支穿越丛林的铮铮响箭,开弓不回头,锋锐挟疾风,炫目耀眼,扣人心弦;又如一曲大型交响乐,跌宕起伏,丰富多彩,而强烈的文化追求、浓郁的忧患意识和自觉的责任担当,则是其中最震撼的主题、最动听的音符。
        从物质极度匮乏的特定年代走来,先生对文化的向往可以说是达到了渴求的程度。他出版的第二本散文集《文化向往》的《自序》,标题就是“很想做个文化人”。20世纪末我陆续写下了几篇散文并自编自印成几个小册子,就是受到了先生的启迪而“东施效颦”,并首次在编辑目录和设计封面、排列版面的过程中感受到了创新的愉悦和收获的快乐。先生在他的个人作品精选集《碎叶集》的序言《一个业余作者的独白》里,对“什么是文化人”有自己的理解:“文化人就是读书读到深处、学问做到精处、思想站到高处的人。”这就是先生追求的个人梦想。这个文化梦又分解为作家梦、学者梦等若干小梦。为了实现这些梦,无论是种地、读书、教学、从政,还是干新闻、当领导、搞创作、治文史,无论业内还是业余,在任何一个领域、任何一个环节,先生无不披肝沥胆、勤奋敬业,攻坚破垒、甘当先锋,并且行行干得得心应手,事事做得有始有终。先生主业新闻,官及副总,职称正高,仅此一项已足以令寒门学子咂舌称羡;而先生业余收获更丰,先后摘取了山东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先秦史学会会员、南京中山文学院客座教授等多项桂冠。其累累硕果,有目共睹。
        先生心正。他诚实善良,吃苦耐劳,愿下笨力,从不投机取巧。他同情与他一样出身寒门的农家子弟,悲悯社会底层的弱势群体,无私扶持了许多像我一样爬格子的基层后生,竭尽所能帮助了一些社会弱者。我也从未听到先生背后说人闲话、论人长短。“位卑未敢忘忧国”(南宋•陆游《病起书怀》)。先生不论是躬耕黄土还是笔耘白纸,不论是情洒讲台还是汗滴文案,都一直主动把个人追求融入党和国家的事业,从摆脱饥饿贫穷、改换身份门庭的个人奋斗朴素意识,渐渐升华为自省自觉的文化追求和奋勇担当的家国情怀,实现了从“小我”到“大我”的蜕变,完成了个人梦到中国梦的融合。先生治史治学皆从实际出发,以理服人,力求客观公允、不偏不倚,从不强加自己的观点。他任我们左丘明文化研究院顾问以来,一切以事业为重,长年无偿提供学术指导和咨询服务,有求必应,随问随答,不论昼夜,从不嫌烦。
        先生胸广。无论在工作、学习还是生活中,他都积极倾听大家的意见,择其善者而从之,以不善者为鉴戒。如在编写《泰安区域文化通览•肥城市卷》时,作为学术主编,他团结同仁,一视同仁,集思广益,凝心聚力,最大限度地发掘每个人的潜能,从不树权威、摆架子。平时,面对个别人个别方面的一些嬉闹甚至“冒犯”,也从不当回事,而是理性对事、宽容待人。尤其是他一贯看淡个人进退荣辱得失,不为名移,不为利动,目光深远,眼高手亦高。先生与没有正式工作的夫人牵手40多年,相濡以沫,甘苦与共。后来先生乡而城、县而市,一路奔波,终至泰山脚下定居,工作几易,职务迭升,地位渐高,工资递增,但一直长守夫人、不离不弃。先生长我十七,但逊我长兄一岁,所以我一直视其为兄长,尽管从不称他为兄长。不过,我呼夫人为嫂。先生欣然。不仅对我,先生对交往的其他年轻学子也从未以长辈摆谱,从来不搞师道尊严。长嫂如母,爱屋及乌。嫂子仔细读过我的第一本散文集《清且涟猗》,又抢在先生前面认真读了我第二本散文集《甲午书简》。每次去先生家,嫂子都热情相待,如同我幼年丧母后给我揉头治疼、教我洗衣刷牙、竭尽呵护的自家长嫂。
        先生情浓。他多次撰文深切怀念父母、爷爷和姥娘,也屡屡感恩其他乡亲。他与书结缘,靠读书“走出黄土地”(先生撰有散文《走出黄土地》《书缘》),然而从来也没有真正离开黄土地。他始终心系黄土地、笔耕黄土地,竭尽所能扶贫乡村、助力桑梓。他应邀为《肥城文化揽胜》一书所作的《概述》,是肥城第一次对本土历史文化所作的系统的提纲式梳理,文字饱含深情,报效桑梓的拳拳之心跃然纸上。尤其是后来先生“临危受命”,关键时刻接任《泰安区域文化通览•肥城市卷》的学术主编,修正了以往的学术偏差,团结带领一帮同仁首次全面系统地挖掘、研究、梳理肥城六千年的文明史,将该书打造成为一部去伪存真、正本清源、释疑解惑的正史文献和服务现实、导向未来的传世精品,为家乡文化建设作出了巨大贡献,也了却了自己一段乡愁。而先生为各位作者统稿、改稿,甚至推倒原稿亲自代写但不署己名,甘居幕后,甘做嫁衣。
        先生脑清。人生总是多次面临十字路口。先生始终凝眸看路、慎重落脚,一路走来,总能根据现实变化不断调整自己的坐标,校准自己的方位,而一旦认准目标就绝不含糊、全力冲刺。谋生如此,工作如此,读书写作亦复如此。长此以往,先生也练就了自己的眼力和定力。特别是先生又精思善悟,逐步认清了自己的优势与劣势、潜力与不足,所以他的努力方向选得准,奋斗目标定得实,避免了好高骛远,赢得了更多的时间与精力,助添了成功的胜算与实力,丰富了人生的智慧与张力。难能可贵的是,先生几十年来时刻绷紧廉洁自律这根弦,处处以一个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不骄不躁,不温不火。不熟悉他的人可能会说这些都是大道理,然而正是这些“大道理”成就了先生的事业和英名。
        先生最令人敬佩的还有他的勤奋。时间是最客观的见证者。先生勤而不怠,持而不懈,且从不蜻蜓点水,总是脚踏实地,发力十足,韧劲永恒。他在党校脱产学习一年,不仅学业优秀,学习之余竟然还完成了一部近40万字的长篇小说《野火春风》。天道酬勤,集腋成裘。先生出了农门,进了师范,执了教鞭,握了笔杆,并圆梦大学,当了总编,成了作家,做了学者……仅仅捡拾先生呕心沥血的业余文稿,就有小说、散文、随笔、杂文、报告文学、古典诗词,也有时政论文和学术专著,还有族谱与社志,涉猎广泛,形式有别,文体多样,长短不一。先生目前出书14部,煌煌数百万言,仅其近年所著《泰山文化举要》就达128万字。近年来网上和微信里有句流行语:“时间都去哪儿了?”面对先生,相信读者自有答案。前几年我曾写过一首七绝,今略作修改,放在这里,再示敬意:
            终日辛勤不肯休,赵公岱下写春秋。
            晚生有赖多扶掖,薄酒三杯请润喉。
        先生一路磕磕绊绊,风雨兼程,从不服输,始终朝气蓬勃、锐意进取。先生回首自己的足迹,在书的结尾总结了自己的“人生领悟”,旨在启迪来者,勉励后进,可谓全面到位、语重心长。人活着,就应该有目标、有理想。要做一把锥子,即使把你装在袋子里,也要努力扎出来。你自己不优秀,谁也没办法。机遇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的新年贺词中说过,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在刚刚过去的春节团拜会上,他又谈到奋斗:“只有奋斗的人生才称得上幸福的人生。奋斗是艰辛的,艰难困苦、玉汝于成,没有艰辛就不是真正的奋斗,我们要勇于在艰苦奋斗中净化灵魂、磨砺意志、坚定信念。……奋斗者是精神最为富足的人,也是最懂得幸福、最享受幸福的人。” 
        泰山脚下、汶河两岸是儒家文化浸染透彻的福地,也是齐鲁文化交汇融合的宝地。泰山西麓的肥城,曾有舜帝建都于都君庄的传说,后又诞生了史祖左丘明和孔子的高徒有子、冉子三位先贤大儒,并由他们开创了“尚德崇文”的君子之风。文化的接力传承使这块沃土久享“君子之邑”的美誉。因此,在这个背景下,先生的出现不是孤立的、偶然的。他人生行走过程中遇到的父老乡亲、师者长者、领导同事、同学朋友,以及他帮扶过的文化后昆,作为一个独特的文化群体,构成了故乡的一个文化现象。薪火相传,不愧时代。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的:“奋斗是长期的,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伟大事业需要几代人、十几代人、几十代人持续奋斗。”
        网上流行已久的这几句话我深以为然:“与智者对话,与高手切磋,与精英交友。”更有前人的经验之谈传诵千古:“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远离低级趣味,多与高人为伍,必然有益于、有助于每个人的奋斗成长和境界提升。而阅读君子之书、聆听前辈故事,无疑也是励志的良药、进步的捷径。
泰山脚下,我永远是一个小学生。愿继续追随着先生的足迹一路前行,更愿先生宝刀不老、南山松长!
 
           戊戌新春于泰山西麓一鹤轩
 
(注:《路在脚下》一书由吉林人民出版社2018年5月出版发行,此文为该书序言。作者冯伟系山东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先秦史学会会员,肥城左丘明文化研究院常务副院长,肥城市政协文史委主任科员)

 

1469772838575_副本

   
老新闻人赵学法

赵学法,男,1950年9月生,山东肥城人,中共党员,大学文化,泰安日报社原副总编辑、高级编辑,山东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先秦史学会会员。出身贫寒农家,通过求学改变命运,先后从事教育、文秘、宣传工作,历任肥城县边家院区副区长,肥城县党史县志办公室副主任,泰安日报社政文编辑室副主任,政治编辑室主任,泰安日报社副总编辑、副调研员等职。1979年开始发表报告文学、小说、散文、诗词、随笔、杂文、纪实、文史、新闻等作品,累计面世800余万字。1993年被山东作家协会吸收为会员。出版长篇小说《野火春风》、长篇纪实文学《穿越》、散文集《乡土流韵》《文化向往》、随笔文集《泰山夜话》《金山随笔》、报告文学集《泰山的女儿》《柳暗花明》、文化专著《泰山文化举要(全2册)》、忆文录《路在脚下》、个人文选《碎叶集(上下)》等;主修《肥城赵氏族谱(上下部)》,执行主编《泰安日报社志(1985~2009)》,学术主编《泰安文化通览·肥城卷》等,2017年被吸收为中国先秦史学会会员。其中,报告文学集《柳暗花明》获泰安市泰山文艺二等奖;散文集《乡土流韵》《文化向往》分获泰安市精品工程文学奖,22件新闻、理论作品获省级以上奖励,4次受到中共泰安市委、泰安市人民政府表彰。业绩入编多部人物词典,登录多家网站。


编辑:一叶小舟

 


 

 

[责任编辑:杨凡、老新协]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故乡的花杠秧歌

[详细]
省老新协诗词书画研究会 2018-03-01

家乡的小米喷喷香

[详细]
省老新协诗词书画研究会 2018-02-27

缅怀卢保乐同志

[详细]
省老新协泰安联络处 2018-01-15

夕阳之思

[详细]
省老新协诗词书画研究会 2017-11-24

那时他们正年轻

[详细]
省老新协诗词书画研究会 2017-05-02

山东电视台初建时的那些日月

[详细]
省电视台武孟山 2017-04-28

永远难以磨灭的伟人印记

[详细]
柳明瑞新浪博客 2016-12-26

总有一种感动在心底:赛曙光

[详细]
老新闻人赛曙光 2016-09-06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