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老新闻人 > 老新闻人风采

李栋春 原大众日报社副总编辑,省老新协顾问

 

“自己和报社是命运共同体”

 ——记原大众日报社副总编辑、离休老同志李栋春

05038_副本

 

 “报社事业发展得越好,我们的幸福就增加一分”

  “你问我大众日报社对我意味着什么,回答起来其实可以很简单。我觉着,自己和报社是一个命运共同体,报社事业发展得越好,我们的幸福就增加一分,自豪也增加一分。”寒暄之后,李老缓慢“开场”。

  对李栋春老人的采访定在5月27日下午。27日早上,离退休工作部的工作人员才把采访提纲拿给李老看,让他提前准备一下。“不敢早给他,李老做事认真,怕他老想这些,晚上睡不着觉。”

  采访当天,李老穿着一件起了毛边的衬衣,一人在家。这套当年分给厅局级干部的房子里,几乎没有什么摆件,客厅尽头是一台笨重的彩电。

  缓缓坐下后,李老手里攥着问题提纲,上面已经用铅笔做了很多标注。

IMG_4901_副本

  去年,陪伴与支持了自己六十多年的老伴离世,李老受打击很大,现在他也越来越健忘,“出门遇见对桌坐了多年的同事,突然就叫不上名字;最简单的手机也不会用了;写东西变得很困难”。

  但他看报纸的习惯没改。每天早上,他都一页页翻开《大众日报》、《齐鲁晚报》和《生活日报》,“先把题目过一遍,再回过头来详细看”。

  时间拉回到30年前。1985年,李老选择从大众日报社副总编辑的岗位上退下来,很重要的原因,是为了让出报社引进年轻人的名额。

  “离休前,报社内部就有编辑大事记的想法,但当时能做的人不想去做,想做的人水平又做不了,我和两个同时退下来的副总编辑就接了这个。”

  1986年阳历年的前一天,报社为李老他们举行了离退休欢送会。才过了两天,三位离退休的副总编又回到了报社老办公楼。离退休前是每人一间办公室,如今是三人一间办公室。“搬了三张桌子进来,就这么接着干下去了。”

  编辑《大众日报大事记》,需要把1939年创刊号到1986年的报纸,都过一遍。三位老干部分了下工,把这46年的报纸,摆到桌子上一页一页地翻看。存放报纸,要放进樟脑球驱虫。这些“臭球”的味道,让他们头晕恶心、眼泪直流,甚至“坏了吃饭的胃口”。

  同时要看的,还有报社内部档案。“何年何月,领导人重要国事访问,何年何月,遇见什么灾害,这些重要的事,都得用笔摘录下来。”

  用了三年多的时间,百万余字的《大事记》初稿编辑完毕。李老又编审了一年多的《青年记者》,为杂志的正式创刊打下基础。

  紧接着,李老又开始参与编辑大众日报系列文集《抗日烽火》和《解放号角》,“之前翻过一遍的那些存报,又得一页一页地过一遍。”

  以前的报纸,纸张质量很差,得仔细辨认模糊的字迹,还得把一些文字错误校对过来。李老参与编辑这两本文集,又闻了三年多樟脑球味儿。

离休后这八年时间里,李老几乎没有请过什么假,照顾一家八口人、看小孩的重担几乎全落在了妻子刘淑美身上。

  “我和老伴历经了风雨考验,从没有吵过嘴,我离休后,之所以能够集中精神献余热,是和老伴的全力支持分不开的。”李老说。

 

“虽然离了休,但是党员的义务并没有休”

  “我过去写的报道中,有人多年义务修路,有人多年义务打扫卫生,作为报人,我能否八年义务编史呢?”

  离休后八年的工作,李老一共得到了7110元的劳务费。这笔钱,他分两次通过报社捐给了贫困学生,不少学生都是报社的报道对象。李老这八年里为报社做的工作,也成为了“义务劳动”。

  李老帮助贫困学生,这跟他的上学情结分不开。“高小我只念到了4年级,还因为日本鬼子侵略,被打断了三次,所以我可能特别看重学习。我觉着虽然当今社会生活大改善了,但是很多学生家庭也很困难,我就能帮一点是一点。”

2000年8月,《生活日报》发表了一篇《百十块钱,让玉祥学梦难圆》的报道,怎么也凑不起来的130块钱学杂费成了横在孩子上学路上的障碍,读完了报道,李老心里像针扎一样。他拿出了400元钱,寄给了《生活日报》编辑部,让他们转交到孩子家长手中。

  2008年,《齐鲁晚报》报道了一位刚毕业的女大学生从六楼坠落,因为家庭贫困、没钱缴纳治疗费而生命垂危,李老看到报道,当天就坐上公共汽车赶到报社,把2000元钱送到了编辑部,“这是救命的钱,请你们尽快代为转交”。

  这笔钱,是四年前中共中央组织部将李老评选为“全国老干部先进个人”后发的奖励,他和老伴一直都存着,没舍得花。

  差不多过了半年,李老看见后续报道,这个女孩恢复得很好,已经出院了。他兴奋地告诉老伴,坠楼的那个孩子康复了,咱们的钱用到当急处了。

  “其实就是帮助别人,快乐自己。我看到这些人从困难中挺过来,因为自己帮助过他们,所以我特别高兴。虽然退了休,但是党员的义务并没有退,活一天,就要为人民服务一天,为报社服务一天。”在李老眼中,这就是党员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

  2004年,李老曾回到老家山东沂水县对崮峪村,他看到大队办公室空荡荡的,“没有书,连一份报纸都没有,我不忍心,心想这么大一个村子,怎么一点精神文化的东西都没有。”

  回到济南,李老从家里书架上精挑细选了二百多本书和杂志,涵盖了政治理论、古典名著、当代小说、农业科学和少年读物,还工工整整地开了个书单,寄回村里。

  在电话里,李老嘱咐村里大队书记,这些书都是他自己花钱买的,不要把书束之高阁,要借给村民看,不要怕丢书,就算丢,也是在村民家里,也有人看。

  “村里专门打了个木架子,把书都摆上,可还是因为怕丢,没开展村民借阅制度,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后来我知道了,心里还是挺难受的。”时隔多年,想起这件事,李老还是感觉着实可惜。

“做好榜样,带好头,这是无声的力量”

  “高楼起,报业兴,耄耋老人喜心中。

  “今年历山老社址,三十四层高楼起。与原大厦并肩排,亭亭玉立亲姊妹。若将两楼接起来,千佛山高挡不住。

  “座座高楼是丰碑,铭记报社发展史。高楼又是功绩簿,记下报人创业绩。高楼是座聚财库,经济翻番令人喜。高楼是座智能楼,创业人才代代出。”

  看着集团新的传媒大厦落成,李老写下了这首诗。写诗,是老人退休后的一大乐趣,也是他表达自己对报社、国家关注和感情的重要渠道。

IMG_1402_副本

IMG_4506_副本

  近几年,李老将多年来创作的数百首诗歌集结成册,自费出版了两本诗文集。诗文集被李老送给相识多年的同事和朋友,里面有许多老报人们的共同回忆。

  在第二本诗集里,收录了大众日报原政治军事部主任邢作岳写于2007年的一篇回忆文章,记录了1981年冬天随李老去沂水县采访的经历。

  “咱每人每天的伙食标准是1斤粮票8角钱,不能吃这么多菜,只能吃两个,那两个咱就别动了,你看怎么样?”

  到沂水县的第一个晚上,面对县委招待所服务员端进屋子的四菜一汤,这是李老的第一反应。邢作岳立马同意。

  结果在沂水县采访的20多天里,两个人每顿饭都吃标准餐。到沂水第一天,老部下还从家里给李老带来了一瓶白酒,最后被李老原封不动地让人家拿回去了。

  “那次我们就是下去采访艰苦朴素的作风,我们是舆论导向,自己不能光说不干。当时我就察觉,大吃大喝会是个大问题。”三十多年后,对于习近平领导下党中央的大力度反腐举措,李老举双手赞成。

  “自己推动的事情,要带头办好,才能取信于别人。做好榜样,带好头,这是无声的力量,却最能让人服气。”这是李老的信条,他也把这种态度,带入了以前的工作和退休后的生活。

  相对个人利益,李老更看重集体利益。他写过一首无题诗:“牢记党总支,人生贵奉献。个人得与失,置于脑后边。既然做党员,吃亏不能言。先烈为谁死,该值多少钱。”

IMG_0767_副本

李栋春_副本

李栋春书法作品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山东广播电视台微信 齐鲁网微信
[责任编辑:杨凡、老新协]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